薛焕创办尊经书院的前前后后 ——薛元敬-薛氏文化-薛氏文化

薛焕创办尊经书院的前前后后 ——薛元敬

来源:本站 作者:薛元敬 人气:172 发布时间:2022-11-09 14:41:46
摘要:尊经书院旧址一角薛焕创办尊经书院的前前后后——薛元敬薛焕(1815——1880),字觐堂,四川省叙州府宜宾县黎汤乡古木湾(今宜宾市叙州区赵场街道薛家桥)人,籍兴文县,道光二十四年(1844)中举,二十九年选授江苏金山知县,历任松江知府、苏州知府、苏松粮储道上海道、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钦差大臣办理五口通

尊经书院旧址一角

 

薛焕创办尊经书院的前前后后

——薛元敬

薛焕(1815——1880),字觐堂,四川省叙州府宜宾县黎汤乡古木湾(今宜宾市叙州区赵场街道薛家桥)人,籍兴文县,道光二十四年1844中举,二十九年选授江苏金山知县,历任松江知府、苏州知府、苏松粮储道上海道、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钦差大臣办理五口通商事宜、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头品顶戴调通商事务大臣、礼部左侍郎、工部右侍郎、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总理衙门大臣等。致仕后,联络士绅自筹资金在成都创办“中体西用”的尊经书院,宜宾因此与今四川大学结下不解之缘。

 

 2.jpg

薛焕像:薛焕六世外孙美国芳特邦大学美术教授Victor Wang据英国1859年版《额尔金伯爵出使中国和日本之行记事》薛焕像绘制

 在京洋务受挫,回乡欲筹办书院

薛焕为宦三十余年,历经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正处清王朝内忧外患时期。在这长期内忧外患饿殍遍地的晚清,他认识到,要复兴中国,就必须打破清廷闭关自守国策,引进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以自强。在这之前,虽有魏源的《海国图志》及后来他的总理衙门大臣的继任者徐继畬的《瀛环志略》放眼世界的两书问世,但国人还普遍没认识到洋务的重要性,在不少人斥西术为“西夷淫技”时,他就已悄悄地在上海率先实施“师夷长技”。在上海保卫战中,他三抗谕旨,成立了中国自己的洋枪队,让中国军队从此逐步告别冷兵器世代。同时,他积极地与各国通商,不但让上海这个小县城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商业大埠,因谙熟“夷务”,还被清廷任命为中国首任专职洋务大臣,巧妙地周旋于各列强国间,解决了朝廷不少棘手的外交事件。在后来接手他两江总督职位的曾国藩与接手他江苏巡抚职位的李鸿章这两位洋务重臣之前,他敢于这么做,可谓最早将“师夷长技以制夷”从理论落实到行动的洋务先驱者。

但先驱者往往不为时容。他因为国事常与各“夷酋”交往,为此遭受不少视外交为“事鬼”的清流攻击,这些清流中不乏非常优秀的国学人才与气节清高者(如本书的姊妹篇中铁笔御史赵树吉等),加之在弹劾大臣吸食鸦片时,又得罪了一些权贵,曾被清廷以“讦人阴私”罪,降五级处分。但正是在这被处分的同治三年四月(1864年5月),他忍辱负重赴天津办理中国与葡萄牙签署的《中葡贸易条约》换约事宜。当他发现条约的第九款会使中国丧失领土澳门主权时,不怕得罪已在条约上签字的钦差(同为总理衙门大臣的恒祺王爷),及对他有恩的恭亲王奕䜣(奕䜣分管这事有失察之咎),与葡使力争,坚持修改这中国尚未用玺、但葡萄牙已单方公布并在序言中宣称“澳门的独立已通过此条约得到了确认”的条约,成功地阻止了葡萄牙让澳门“合法地”沦为其殖民地的阴谋,却因此得罪不少权贵而在京处处动辄生咎。

在那“弱国无外交”的时代,身为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的薛焕为了国家利益,一边要提防着皇上突发的雷霆之怒,一边要面对那些以“口舌争胜”的清流们攻击,一边还得承受着不明真相的百姓们唾骂。特别是在同治四年(1865),洋务派之首恭亲王与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那场宫廷内斗失败,被免去议政王后,薛焕在京办事更是处处掣肘。一连串挫折让曾为礼部左侍郎的他强烈地感觉到,中国要自强,必须放下天朝上国架子,在传承优良国学的基础上学习西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走教育救国之路。但这类事在当时只能暗做而不能明说。既然在京难以实现,就得另辟蹊径。就像当年在上海三抗谕旨“师夷长技”,创建中国第一支使用先进武器的军队那样,薛焕于同治五年以母病为由奏请回乡终养,欲在四川创建一所振兴蜀学的新式书院,从教育上打破闭关自守桎梏,让国人放眼世界以自强。

当时,四川最高学府是康熙四十三年(1704)设立的以习八股文为主的锦江书院。虽在近代中国大变革格局下,显得越来越不适合时代需要,但到底是当时读书人踏入宦途通道。只要能读书做官,谁管你所学有用无用?不说薛焕倡导的“师夷长技”为当时主流所鄙,就是新办书院所需那笔巨额资金,也让薛焕望洋兴叹:自流窜在川滇边境的烟帮枭雄李永和与蓝大顺率众于咸丰九年(1859)打进四川后,五十余州县惨遭兵燹,民不聊生。历时六年,四川好不容易平复了李蓝之乱,却又遇上大水灾,四川遍地饿殍。这时要办一所书院,谈何容易?更不说,新办书院必须地方督抚与学政支持,最后报皇上批准才行。

当时的四川总督,是被咸丰帝与同治帝皆誉为老成硕望”的骆秉章。薛焕与他素无交谊,很担心为其所阻。不想几经交谈后,骆秉章不但为薛焕所动,还在致军机处首席章京朱学勤信中为薛焕抱不平:“薛觐翁到省,弟晤谈数次,议论皆有见识,何至为都人所不容?实不可解!”但遗憾的是,骆秉章虽支持薛焕办新书院,但因长期战乱,四川财政寅吃卯粮,谈到银子就叹气。加之为军政疲于奔波,不久竟病死任上。薛焕创建新书院这事只得搁置。

但薛焕并没灰心。

早在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任上时,薛焕鉴于川省介在边隅,士子苦鲜师资,且无经史善本致根柢之学,未能实在讲求。”就特别注意搜集这方面书籍:“公素好蓄书,入都时已有三十余箧。在都二年,几两倍之。”(《清续碑传集·卷十三·薛公行状》)。这些书带回四川后,薛焕还专门用家乡桢楠树打造了二十四对书柜装好,以备选择刊刻为四川士子学用。

3.jpg 

  在喜捷罗家大院发现的薛焕创办尊经书院时的“孝1”号书柜

 但仅有这些书就想创办书院是远远不够的,薛焕还得消除各种阻力与动员士绅们捐资办学才行。当薛焕发现锦江书院主讲伍肇龄原为翰林院编修与侍讲学士,不但在办学方面很有成就 ,对振兴蜀学方面的见解与自己又是一致时,便引以为援,一起多方宣传在四川创建一所新书院的必要性。

 总督吴棠与学政张之洞  支持薛焕办学

四川经几年休养生息,到同治十三年(1874),又现生机。这时的四川总督是吴棠,是曾经对慈禧太后有恩的当朝大红人。薛焕任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时,吴棠任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可谓“同一战壕的战友”。但因吴棠是慈禧太后的人,薛焕有所顾忌并无深交。在同治八年,云贵总督刘岳昭参劾吴棠在赴任四川总督途中收受属员“规礼”,清廷派时为湖广总督的李鸿章为钦差来四川调查。薛焕不知吴棠有无收受“规礼”之事,却看到这些年吴棠在善政宜民方面做出不少政绩。便如实向李鸿章讲了,使吴棠免于处分。为此,二人关系又进了一步。

但新办书院还须主管教育的领导支持才行。当时四川学政是张之洞。薛焕虽有头品顶戴,却是一个“离休干部”,无职无权,对张之洞这个主管本省教育的三品京官一点不敢小觑:这个同治三年(1864)殿试钦点探花,在京时可是少壮清流之首,经常与清流们一起放言高论,纠弹时政,抨击恭亲王为首的洋务人物。而薛焕曾为封疆大吏与清廷首任专职洋务大臣,长期与洋人打交道。在“摸着石头过河”与洋人交锋,或 “提着脑袋力守危城”,连老婆也抱着孩子守在官舍井边随时准备跳井以殉时,最受不了的,就是远离战场的京官们手捧盖碗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纸上谈兵横加指责以口舌争胜。薛焕进京为总理衙门大臣后无法立足,与清流们势同水火,可谓最大原因。但张之洞是薛焕创办新书院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主管领导,薛焕必须汲取以前教训,尽力与其搞好关系。

张之洞为四川学政前有两段婚史:十八岁时,娶贵州都匀知府石煦女,两人恩恩爱爱,不想石氏竟于同治四年 1865)病逝。同治九年(1870),张之洞又娶了湖北按察使唐树义女,夫妻举案齐眉,不料两年后,唐氏又病逝。据清史专家唐浩明先生所著《张之洞》(春风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载,张之洞任职四川学政后,在同治十三年(1874),经在籍侍郎薛焕为媒、四川总督吴棠主婚,又娶四川龙安知府王祖源女儿为第三任妻子。从这事上看,薛焕这个洋务先驱为办新式书院,在争取张之洞这个少壮清流之首的支持方面,是狠下了一番功夫的。

同治十三年(1874)四月,独钟儒学的锦江书院山长牛树梅年老回乡,受新学影响的主讲伍肇龄成了实际山长。薛焕觉得条件成熟了,便联合伍肇龄等在四川有名望的十五个士绅,在找好建书院的地皮并协议好筹资方案后,投书四川总督吴棠与学政张之洞,请建书院:“兴文薛侍郎偕通省荐绅先生十五人,投牒于总督、学政,请建书院,以通经学古课蜀士…… 张之洞《四川省城尊经书院记》碑记)

4.jpg 

四川学政张之洞:《四川省城尊经书院记》(局部)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宫中朱批》文教类第8号件载,四川总督吴棠与张之洞接薛焕投牒后,立即向同治皇帝上了《奏为绅民请捐建尊经书院并刊刷经史以裨实学》的奏章。同治帝于八月初五日,即御笔朱批“知道了。钦此。” 同意四川新建书院。

这奏章是按薛焕等所投之牒意见奏报的。从其题目可见,这书院是由绅民请捐建”,不会动用四川财政银子。而建这书院的目的,是“以裨实学”。

对这实学”二字,奏章的第一句话,就很清楚地奏报了薛焕等意见:“在籍候补京堂薛焕、翰林院编修伍肇龄等呈称:书院之设,原为国家培养人才。士子在院读书,必期经明行修……查川省地方,省内向建有锦江书院,省外各府厅州县亦各分建书院。均系专课诗文,其经义古学阙焉未讲。是以各属士子能文者多,专经者少……

至于绅民请捐建”书院所需银子具体办法,吴棠与张之洞在奏章中说得很清楚:“所有一切经费,议由合省绅粮公捐,分属措筹。”

5.jpg 

四川总督吴棠关于绅民捐建尊经书院有关薛焕的奏章(局部)

 

 筹资修建尊经书院  担任第一任山长

经皇上批准后,薛焕立即带领绅民们抓紧创建书院。《清续碑传集·卷十三·薛公行状》记载了薛焕在创建尊经书院时的作用:“省城创建尊经书院,经费皆赖公一言决之……

光绪元年(1875),薛焕等倡导新蜀学的尊经书院在吴棠与张之洞的大力支持下,在成都文庙西侧石犀寺旧址建成。与此同时,张之洞与四川才女王懿娴在薛焕的撮合下成了婚,可谓双喜临门,爱情与政绩双丰收。

关于书院山长问题,薛焕曾函请享誉江南的大文豪王闿运出任,但王闿运正在写《湘军志》不能来。吴棠与张之洞等也曾邀一些享誉国内的学者来任教,也皆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当时守旧派势力很大,薛焕竟公然提倡弃八股文而尊学以致用的经学,所以响应者寥寥。因当时具备省级书院山长资格且擅长经学的学者极为鲜见,而薛焕提倡的“经学”中还暗藏洋人的天文地理算学等。能讲的没资格,有资格的又不会讲。莫奈何,年老多病的薛焕只能亲自当了尊经书院第一任山长,并延请同治二年识于上海,并随之入京为西席的学者钱保塘及钱铁江为主讲,任命在成都府任训导的堂侄薛华墀(后来为尊经书院第四任山长)为监院

书院设立后,薛焕即发旧藏经史有用诸书,畁省中书院刻之。自后蜀中书渐多,士知崇尚朴学,风气为开。”(《清续碑传集·卷十三·薛公行状》

不想就在这年,云南马嘉理事件爆发。为不给英国动兵以胁割地赔款借口,及不让蠢蠢欲动的俄罗斯与日本趁火打劫,清廷一边派直隶总督李鸿章在烟台与英使周旋,一边派湖广总督李瀚章为钦使、云贵总督刘岳昭为副使前往云南查案。刘岳昭因怕处理不好会身败名裂,宁愿被革职也不前往。清廷只得改派虽退隐多年却洋人畏服,当足备折冲御之才”(御史蒋志章疏保薛焕语)的薛焕前往。事关国家安危,薛焕不敢推脱,只得将尊经书院事务托付钱保塘,拖着病体再度出山。

这期间,尊经书院得到主管领导张之洞进一步支持:据张之洞所撰的《四川省城尊经书院记》载,都督盱眙吴公与薛侍郎使之洞议其章程, 四川总督吴棠与侍郎薛焕要求,他不但按职责为书院制定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十八条章程,还为学子们制定应学习的书目,以及慷慨捐资为书院购买书籍。任四川学政三年,少壮清流之首张之洞不但转变了“世界观”,为今后在封疆大吏任上大力从事洋务活动奠定基础,二十年后还公开在《劝学篇》中全面宣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想,成为近代史上四大洋务名臣之一

而薛焕与李瀚章到云南处理了马嘉理案后,心中挂念着尊经书院,不愿进京在朝廷任职,以病请辞,于光绪二年(1876)回四川。因操劳过度,薛焕回川后就病卧在床,唯将书院山长之职交付钱保塘。

 为学子亲自校勘为民族光复之用的两书

虽病卧在床,但薛焕仍密切关注着尊经书院发展。光绪五年(1879),垂危中的薛焕致信书院第二任山长钱保塘,谈到他正在亲自校勘注重经世致用、有关国计民生的《读史方舆纪要》与《郡国利病》两书,以为书院学子用:“卒前数月,贻书保塘,言方手校《读史方舆纪要》《郡国利病》二书,补刻其漫漶者。岂意工垂竣,而公卒也。”(《清续碑传集·卷十三·薛公行状》这是两套对复兴中华特别重要的书籍。在这之前,《读史方舆纪要》130卷只有少量手抄本与刊印本,但都残缺不清。该书旨在盖将以为民族光复之用”,为清廷所忌。薛焕不愿牵连尊经书院,便由蜀南桐华书屋kok在线w家塾修校刊发。办完他生命中最后一件大事后,薛焕于次年二月去世。

7.jpg 

蜀南桐华书屋kok在线w家塾修补校正130卷足本读史方舆纪要

8.jpg 

薛焕:修补校正足本天下郡国利病书                  薛焕印章:桐华书屋  觐唐

对薛焕创建尊经书院评价极高:购置尊经书院有关吏治及人才学校之原,其功尤伟。

尊经书院创办后,其学以致用的新知识不仅奠定了四川新的教育方向,使沉闷的学术空气为之一新,还培养了一大批出类拔萃人才,如著名的经学家廖平,戊戌变法中六君子之一的杨锐、四川保路运动领导人罗伦、被孙中山追赠为四川三大将军之一的彭家珍、辛亥革命中领导荣县独立的吴玉章、共和国副主席张澜等。

光绪二十七年(1902),经四川总督传旨,尊经书院锦江书院、四川中西学堂合并为四川通省大学堂,即今四川大学前身。

 

 10.jpg

祁青贵摄自川大校史馆

薛焕去世后,在《清朝碑传全集·3册·诰授光禄大夫薛公墓志铭》中,对他的评价很高。对他秉公办事方面为:“不为苛细,尤严邪正公私之辩。”对他锐意改革方面为:“公为政持大体,高瞻旷览,归画远利。”对他用人方面为:“即有造请,必视其立身植行,可择而取。”对他创办新学尊经书院为:“购置尊经书院有关吏治及人才学校之原,其功尤伟。”对他总的评价则是“延庆一身,光明俊伟。终其所怀,己溺己饥……”这里的“己溺己饥”,乃指觐堂公“关怀百姓疾苦,以消除为己任”之意。

因时间不够,在这里就不多占用大家的时间了。最后,祝在座的同学们在四川大学学有所成,到社会后学以致用,从这儿起飞自己辉煌的人生!

 

 

 

附:奏吴棠绅民捐建书院并刊刻经史等由

八月初五

头品顶戴四川总督吴棠跪

奏为绅民请捐建尊经书院并刊刷经史以裨实学

恭折仰祈

圣鉴事。窃臣据在籍候补京堂薛焕、翰林院编修伍肇龄等呈称:书院之设,原为国家培养人才。士子在院读书,必期经明行修。我朝文治独隆,经学之盛,超轶前代。惟川省介在边隅,士子苦鲜师资,且无经史善本致根柢之学,未能实在讲求。绅民等公同集议,请于省城觅购基地,另建尊经书院,远延名师讲习经学,并镌刻经史诸书以资研究而育真才。惟建院镌版及预筹束修膏火等费,非集有巨款不敷办理,愿由合省绅民公同捐助,通力合作,俾易蒇事等情当经批行司道妥议。去后兹据署布政使英祥、署盐茶道黄云鹄详称:查川省地方,省内向建有锦江书院,省外各府厅州县亦各分建书院。均系专课诗文,其经义古学阙焉未讲。是以各属士子能文者多,专经者少。今合省绅民以经学素乏师承,考订亦鲜依据,议于省城另建尊经书院,讲习经义并镌刻经史善本用资考证。所有一切经费,议由合省绅粮公捐,分属措筹,尚属众擎易举。已据该绅等觅得城南基址一处,地尚宽敞,足敷修建。似应如请办理,并声明收支、监修等事均系民捐民办,将来工竣请免造报等情,详请会奏前来。

 

臣查经术为政事之根柢,经学实文艺之本源。蜀省虽僻处卥陲,向为人文渊薮。近因迭觏兵燹,典籍罕存,师承日尠(鲜)。虽有聪明之士,寡闻鲜见,不免眙诮空疎(疏)。臣于上年刊刻《朱子全书》、《四史》等书,发交通省各书院,俾资讲习,尚虑不敷传布。该绅等所请系为讲求实学,造就真才起见,有裨作人雅化。

其修院、刊书经费既由民捐民办,不动官帑,应请免其报销。且书院肄业各生,该绅等议请均由学臣按试各郡,随时拔取咨送住院,尤足以昭慎重。除督率司道详议书院章程,并遴选公正绅董经理外,所有绅民公请捐建书院、并镌刻经史各缘由,理合会同学政臣张之洞合词恭折具

奏。伏乞

皇上圣鉴训示。谨

奏。

同治十三年八月初五奉

朱批:知道了。钦此。

七月十八

 11.jpg


 


责任编辑:薛元敬

上一篇:史上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个王朝——薛国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 《薛合新草书》中英文
    翻开《新时代的中国青年》白皮书,一组数据令人印象深刻:“截至···...
  • 全国宣传部长会议在京···
    新华社北京1月5日电 全国宣传部长会议5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
  • 舆侯祠与《舆侯祠》诗
    舆侯祠,又名“舆王庙”“三圣祠”等,是古代平舆人民为纪念车舆···...
  • ·艺术瑰宝薛城洛房泥塑
  • ·爱读书 读好书 善读书
  • ·游挚国——平舆
  • ·《薛合新草书》中英文
  • ·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开展2021年度报纸核···
  • ·我国持证记者已超过22.8万人
  • ·胶西kok在线w房谱
  • ·周室“三母”
  • 首页 | 关于我们 | kok在线w新闻 | kok在线w族史 | kok在线w文化 | kok在线w信息 | kok在线w族企 | kok在线w族杰 | 各地kok在线w | kok在线w工程 | 图集

    Copyright © 2019 kok在线w文化 豫ICP备15007074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