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平台-目标:中宣部薛启亮先生精彩演讲-政界族杰-薛氏文化

奋斗-平台-目标:中宣部薛启亮先生精彩演讲

来源:本站 作者:超级管理员 人气:438 发布时间:2022-05-23 15:47:14
摘要:在座的各位嘉宾、同学们,首先,我衷心祝贺咱们这次象牙塔内外精英对话年会的举办,并预祝这个年会能够圆满成功。同时,我也感谢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对我的邀请。让我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的嘉宾和同学。主办方让我致辞,我想致辞应该是龙永图同志,他是我大师兄,因为今天他有要务在身没有来,我想我应该是演讲两句,不算致辞

在座的各位嘉宾、同学们,首先,我衷心祝贺咱们这次象牙塔内外精英对话年会的举办,并预祝这个年会能够圆满成功。同时,我也感谢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对我的邀请。让我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的嘉宾和同学。

  主办方让我致辞,我想致辞应该是龙永图同志,他是我大师兄,因为今天他有要务在身没有来,我想我应该是演讲两句,不算致辞,算演讲成员。因为这个机会很难得,我离开学校几十年了,离开大学四十来年了,离开研究生有三十年来了。今天我置身在这个环境里,我感觉非常亲切,我好象又回到了我的学生时代,这种心情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我想说几句心里话。

  为什么我不说致辞呢?因为致辞太严肃了,我说说心里话,谈谈我的想法,本来应该请几位成功之士,请企业的老总讲,他们的感触很深,因为我是一个公务员,从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到国家机关很平淡,但是在人生的境地中,我觉得我的很多感悟、很多体会有必要介绍给诸位的同学,这些年轻一代。我讲什么,我来之前本来不想讲,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讲的,我觉得我很平淡,但是一定让我讲,我想了想,我就讲这几个字,三层意思:一个就是奋斗。一个是平台。一个是目标。

  我觉得在座很多同学可能有体会,我和在座的诸位也有相识,但是你们条件是很好了,我是在大山沟里奋斗出来的,可能我的普通话现在都说得不好,拼命听只能听懂20%,我可以说慢一点,在大山沟里奋斗,小学、中学,当时说一定要上大学,一定要读全国的最高学府,但是当时条件有限,我考了贵州大学,全省的最高学府我考取了,第一志愿北京大学,没有被录取,第二志愿是贵州大学。

  毕业以后,到山沟里面去,当翻沙工、车工、装配工,白天干活、晚上挑灯夜读,最后奋斗,要考北京大学终于实现了。我觉得没有什么稀奇,谁都可以做得到。在大学里我一辈子是喜欢公益事业,大学是学生干部,中学学生会主席,到了北京大学,居然成为北京大学首届研究生会主席,而且我当时真不想当,同学们写出大字报出来,强烈要求一定要让我当研究生会主席。但是我当了以后也是默默无闻。

  前不久看了一个报纸,写北京大学研究生理事,现在到了26、27届,第一届研究生会主席薛启亮,第二届、第三届是谁,下面是写在哪个单位任什么职位,第一届研究生会主席没有任何单位和职位,为什么?因为下落不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这个人没法张扬,也张扬不起来。

  我为什么要奋斗,我先讲,我是在山沟里奋斗,我也想找一个平台,我在寻找一个平台,现在很多人要谋一个职业,人生都有追求,我在非常贫困的山沟里,我穿草鞋上学,我在山沟的山洞里睡过,我孜孜不倦地干活,在工厂里面干活,面目全非。然后晚上挑灯夜读,考上大学学历史,十年以后考研究生,我考外国哲学,考的是北大。他们说,北京大学的学生毕业回来,多得很,一般大学的学生,毕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你竞争个什么?我就要竞争,我要自修。我全自修,考北大我全自修,大学我学历史,研究生我考哲学,考的北大。

  我为什么这样做?我给大家讲这个东西,说明什么?我在寻找一个平台,寻找一个更大的平台,我展示我自己的抱负、我的理想,理想是什么?抱负是什么?在座的都在追求千千万万的青年人,且不说大学生、研究生在追求,我听了很多人跟我说,他们很感慨地跟我讲,什么叫抱负?有两条:一要当大官;二要当“大款”。所谓“大款”就是财富越多越好,赚大钱。当大官,地位显耀、名声显耀。

  我不否认这个追求,这不错,问题是怎么对待它?当大款,钱越多越好,但是,有一条,我们追求钱并不坏,我们在座的企业家,如果他来做生意,他干了一辈子,办一个公司三天就垮,一辈子赚不到几百块钱,他叫什么成功?所以财富、金钱是衡量一个企业家成功的标志,但是,我要说出第二句最重要的话,它不是追求目标。追求财富不是我们人生追求的目标。它是衡量我们事业成功不成功的一个标志。

  我们搞企业不是为了钱,但是又必须要有钱,钱是衡量我们的一个标准。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办企业一分钱挣不着你叫什么企业家,关键是钱拿来干什么,要回报社会,关注弱势群体。我刚才还跟我们恒源祥老总这个事,他现在在做一个非常好的善事,全国的残疾儿童,组织很多“爱心妈妈”,每人织一件毛衣给他们,恒源祥是非常有钱的,这样的企业家恐怕有千千万万,但是像老总有这种思想和境界的,我想很少很少。他的钱不是拿来为我自己,他有钱,他可以用一辈子也用不完。他要钱没钱,站不住,但是他的钱最终拿来为百姓,为弱势群体,为国家报效人民、报效祖国,这是财富怎么看。找一个平台,拿来干什么?要追求目标。

  当大官也不错,我也想当大官,我当了北京大学研究生会主席以后,中央机关来要人,之前部队要我,怕我不愿意去,跟我签了协议,第二,中央机关来,点名北大就要一个,要学生干部,我说我是研究生会主席,当然要我了。我开始犹豫,最后我去了。为什么?因为中央机关是一个很大的平台,我到了以后,我要当最大的官,但是现在还不行,我当了办公厅主任,科长、处长、局长,当了办公厅主任,当了《今日中国论坛》杂志社的社长。

  我想我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就要要官,拿官来干什么?是要谋私利吗?做了官以后,把它作为一个谋私利的平台,这就很糟糕,我拿官我要为老百姓做实事,我不是唱高调,我到中央办公厅以后,我当了主任,我管企业、信访,起草中央文件、领导讲话,我是写作班子的头。我管信访,凡是各级来上访人,我跟处长们交待,必须要认真地接待,了解他们的情况,能解决的抓紧解决,有些解决不了,向我报告,我亲自解决。很多人我亲自打电话,亲自过问,办完了以后,人家热泪盈眶,给我们部里送锦旗,我不是为了这个,起码给共产党树立一个好的形象,知道共产党的干部在想着老百姓。我感觉心里非常满足。

  我当了两年的市委书记,下来挂职,一下去碰到一位老同志来上访,上访什么?他的房子被洪水冲垮了,现在建行收了300块钱的宅基地费,没有人过问,我刚来当书记,我亲自接待,我把老人找来,告诉他三百块钱不用交,在山沟里,300块钱对我们算是什么,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就因为没有300块钱,他半年没有房子住,到处流浪。最后把他找来以后,跟他说,新来的书记说,300块钱不交,到我的办公室,一进来先跪下去,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我说,老人家,毛主席早就去世了,感谢共产党是对的。我说,要批评某些干部,委屈了你老人家,你回去建房,有什么困难,让县里帮助你,我让秘书给县长、县委书记打电话,有什么困难帮助他。后来县里的市委书记亲自打电话来,赶快一个星期把他房子建起来。

  我走的时候,离开那个地方,三四百人送我,老人拉着我的手眼泪流下来了。我感觉什么?我感觉我们党,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办实事,这事并不大,可是在群众心目中树立什么形象?我说的意思是什么?我当市委书记是一个平台,我当时读书、奋斗,我有了这个地位,不是拿这个地位谋私,我是拿这个东西为老百姓办事,你办好一件事情,老百姓非常感激。

  今天我们年轻人奋斗,要争取好的平台,要争取当大官,我觉得不是坏事,当了官为老百姓办实事。我到山里看学生,200多个学生,一个人500块钱,因为交不上,家长看着孩子哭,大人眼泪流,我的眼泪在心里流。后来我带着一个企业家去,因为我没有钱,企业家马上掏一万块钱给他们,一个人500块钱,18个孩子9000块钱,最后说再找两个孩子,送他20个,一万块钱,让他们上学一个都不能失学,这个企业家很小,才25岁。马上掏一万块钱。他说以后有什么困难找我。正赶上中央电视台采访了他,中央电视台听了很感动,马上回来,又采访了我们两位部长,中央电视台连播了三天,有好多人找我,说这种好事为什么没有找我。我花了几百万都没有上中央电视台,这个小伙子花了一万,中央电视台报了三天。我说,这一万块钱是发自内心,他的心是和他们的心贴在一起的。

  后来回来以后,我给部长报告,我说我们也赶快捐款,支持孩子们上学,从我们的部长开始,刘云山部长马上把他的稿费5000块给我,每个人都捐,对口一个人支持一个孩子。不能让孩子失学。那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希望。当年我们这些孩子,和你们这么大岁数,20多岁,我讲的是在十五六年前了,我在想,我争取这个平台是为什么?就是为老百姓办实事。我记得有一件事,他们家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家庭是什么?残疾人。父母残疾,这个孩子没法上学,我到他家里去,县长、县委书记带我去说杨大爷,你认识他吗?他说不认识。我给他送衣服、送钱去,摇头不认识,我们一个处长跟我讲:“主任,你应该负担一个健康的孩子,你负担这个,以后不会报答你。你把他的孩子抚养成才,来了都不认识他们。我批评他,我们扶贫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吗?看到一个贫困的残疾家庭,如果我不去扶他,我扶持另外一个智力健康的,谁也不会对我有非议,但是我良心永远受到是谴责。我永远心里不安,因为我看到该扶贫的我没有拉他一把。

  我们为了什么?我不是为了回报,我为了良心安宁,我感觉很平静,我做得很对,我就非常满足了。我走的时候,有三四百人送我,我的秘书跟我讲,薛书记,在我们那里挂职的干部若干,但是第一次有像这样的场面,还是那个老头跑来拉着我的手,我很感动。那陕北的地方是贫困地方,老百姓是纯朴的,你给他办了一件事情,他永远忘不了你。

  所以我说,做大学生、研究生,当了国家干部,得到一个平台,拿来干什么?我们奋斗的目标是什么?不是官越大越好,不是为了钱,要这样太可悲了。现在社会不正之风非常严重,我当市委书记下去,面临很多给我送礼的,追到北京来我送礼的。我说把钱收了,你要不拿回去,不要进我的家。你要拿了人家的钱,人格马上掉下来。你看中央国家的干部,拿什么都敢要,形象糟糕了,人格丢了,人品完了。

  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就应该老老实实为群众办一些实事,不要为什么东西。要做事首先学会做人,要讲人品,所以我对在座的大学生说,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教育,是什么?要奋斗,要寻找好的平台,要做事,要做人,要讲人品,这个比什么都重要。官越大,不讲人品,最后,很多人进班房了。永远一辈子身败名裂。谢谢!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

最火资讯

  • 山西kok在线w:新晋商崛起···
    ——本报专访原山西省政协常务副主席、山西省新晋商联合会会长薛···...
  • 薛明扬
    薛明扬,男,1953年4月出生,江苏苏州人,1970年4月参···...
  • 薛驹
    已经90岁高龄的薛驹同志是本次浙江团年龄最大的党代表,不过谈···...
  • ·薛明扬
  • ·薛驹
  • 首页 | 关于我们 | kok在线w新闻 | kok在线w族史 | kok在线w文化 | kok在线w信息 | kok在线w族企 | kok在线w族杰 | 各地kok在线w | kok在线w工程 | 图集

    Copyright © 2019 kok在线w文化 豫ICP备15007074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